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> 威尼斯人app版>歌尔股份快被薅秃了花式减持惯犯中小股东买单

歌尔股份快被薅秃了花式减持惯犯中小股东买单

发布时间:2019-10-23 14:02     来源: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投注

  导语:歌尔股份上市10年,直接融资近百亿,分红17亿。其中实控人姜滨家族借发债、员工持股隐秘套现累计达65亿。

  10月21日晚间,歌尔股份一口气发布15条公告。总结起来就是:实控人拟大额减持同时,公司将进行回购用于员工持股计划。

  这一记“左右互搏”组合拳,看起来似乎是为了彼此对冲以维稳股价;但揭开盖子向里望,里边却藏着一只要被“薅秃了的羔羊”。

  根据歌尔股份发布的公告,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姜滨和副总裁刘春发布,计划在未来六个月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%;此外,姜滨还将以大宗交易的方式,转让%的股份给其一致行动人——也似自己的兄弟——姜龙。

  如果以公告发布日收盘价(元/股)计算,董事长姜滨和副总裁刘春合计减持的金额约为6亿元,其中有99%的减持都来自董事长姜滨。

  按照歌尔股份的公告,公司计划使用自有资金以集中竞价的方式进行股份回购,用于后期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计划。

  表面看,如是“左右互博”目的很明显,就是希望通过股份回购计划,来减缓管理层股份减持带来的对股价的冲击。

  从总体的交易价值来看,管理层股份减持金额的大约估值6亿元,与股份回购计划的金额区间大致相当,甚至股份回购计划的上限还远远超过减持金额。

  仅通过数额的对比来甄别上市公司的目的并不客观,如果将眼光进一步放大,就会发现这一进一退的组合拳背后别有洞天。

  首先,管理层减持计划过后,减持所获得的资金会直接进入到他们的口袋,大约6亿的银子这样一减持就到手了。

  而上市公司股份回购,却是利用公司的自有资金——也就是说,如此回购,是用所有股东的钱来对冲由自身减持可能造成的股价下跌风险。

  要知道,无论是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计划,目前市场上的普遍做法都是折价发行给公司的员工。歌尔股份即很有可能延续这种做法。

  如此一番花式操作,歌尔股份的管理层套现了大量资金,并且利用上市公司的钱完成了员工的股权激励,员工获得了低价的股票——只剩下上市公司的中小股东,被迫沦为最后的买单者。

  2015年6月23日,A股轰轰烈烈的股灾时期,实控人姜滨通过大宗交易向“家园1号”员工持股计划专户减持其持有的股份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%,参考市值约亿元。

  2018年2月8日,姜滨再次通过大宗交易向公司“家园3号”员工持股计划专户减持股份5500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%,参考市值约亿元。

  根据媒体不完全统计,歌尔股份上市10年,直接融资近百亿,分红17亿。其中实控人姜滨家族借发债、员工持股隐秘套现累计达65亿。

  从2008年至2018年,歌尔股份通过融资的方式获得现金流合计亿元。其中包括IPO融得的亿元,2010年股份增发融得的亿元,2012年股份增发融得的亿元,2014年发行可转债融得25亿元。

  具体来看,歌尔股份的流动资产为亿元,但其中绝大部分的流动资产却以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形式存在,这两项资产合计占比超过75%。歌尔股份账面上的自由现金为亿元,仅占流动资产的%。

  在债务方面,歌尔股份所面临的流动债务合计亿元,几乎与流动资产相当。从资产角度来看,此时歌尔股份的资产压力已经较大了。

  更令人担忧的是,歌尔股份亿元的流动债务中,有亿元的短期借款,数额远远高于亿元的自有资金。且亿元的应付账款几乎与营收账款对冲,公司已经临着较大的债务兑付压力。

  联想到公司9月10日披露计划发行40亿元的可转债券,极有可能是希望借助于可转债的方式来改善公司的现金流情况。

  如果将上市公司看成是一只羊,那么公司的现金流就是羊毛,如此来看歌尔股份已经快秃了。但即使在如此大的资金压力下,歌尔股份管理层依然狠心通过组合拳来“薅羊毛”。


  • 波浪
  • 波浪